蒂姆波顿聊小飞象:原版政治不正确_1c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蒂姆波顿聊小飞象:原版政治不正确

中国新闻网 2019-05-12 18:31

蒂姆波顿聊小飞象:原版政治不正确

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Magnus Sundholm

  Mtime:在《小飞象》中,“边缘人”再次成为了主角。这是不是你对这个故事感兴趣的最大原因?


  蒂姆·波顿:这个嘛,这可是《小飞象》啊,这才是重点。这是个不合群的家伙,大家都嘲笑它,而它却将这个劣势转变成了美好。这个主题很简明,艺术表达和情感层面上也都不太复杂。这也是为什么所有角色好像都有平行故事——他们都是试图在这个世界和自己的家庭中寻找自己位置的人,不管是以怎样的方式。


  中心问题就是你是谁,以及你在想什么——至少我每天都在这么做。这个问题放在单纯、美好的小飞象上,它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一只会飞的小象,这代表着太多情感了。


  Mtime:你以前喜欢上学吗?你是什么类型的学生呢?


  波顿:不喜欢,虽然我熬过来了,但是我不确定现在的我还能不能行。在伯班克(加州)上学的时候,我过得还可以。有些孩子喜欢学校,有些不喜欢,但大家都得上学。我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学生。我花了更多时间试图逃避作业,还找到了许多不上课的方法。但我还是像大多数孩子一样,我想我很普通。


  Mtime:当动画原版《小飞象》上映那会儿,那部电影让华特·迪士尼公司重振旗鼓,因为《幻想曲》并没有他们预想的表现好。但那一版动画好像只有68分钟长。


  波顿:我想还要更短一些。


蒂姆波顿聊小飞象:原版政治不正确


原版《小飞象》动画片


  Mtime:所以当你试图扩充故事,并让它看起来更可信时,你受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因为坐在那里用2D格式看一头飞象是一回事,但你却为这个故事布上了崭新的背景。


  波顿:是的,这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好处。但我觉得,让我对制作《小飞象》充满信心的是,这部电影与其他(迪士尼的动画电影)不同,你不可能照原样再拍一次——虽然大家都在说那是部好电影,但里面确实有许多如今看来政治不正确的东西需要回避。但重点是,这是个独立的故事,所以我们显然需要做出点不同。


  我只是挑出了些我所喜爱的迪士尼电影精华,那就是作为一个孩子,去了解失去和死亡,同时学会享受和沉思。这就是我从迪士尼电影中学到的,所以我的目标就是,不单纯翻拍,而是展现原版中我所喜爱的部分,然后换个方法拍。能与像爱娃(格林)、迈克尔(基顿)和丹尼(德维托)这样的演员合作是我的幸运。这就像一个奇怪的小家庭,这对于故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蒂姆波顿聊小飞象:原版政治不正确


丹尼·德维托


  Mtime:关于制作飞象这方面,有什么挑战呢?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已经用到了非常多的特效和CGI,但这次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波顿:当然,即使是动画,我们依旧需要一些重力的东西。所以从头到尾我们都在搞这个,因为那看起来是根细线,实则是头象,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它看起来有那么重,这样才能尽量显得真实。这是个有趣的挑战。


  Mtime:你的很多影片都关注那些与大众格格不入的人物,或是那些不随波逐流的人,他们都在找寻着家庭的替代品。


  波顿:是的,不去做这些,我实在忍不住。一旦你开始做了,你就会一直关注那个方面。我不会去拍一部关于马背英雄的片子,因为我压根不知道那感受如何(笑)。


蒂姆波顿聊小飞象:原版政治不正确


迈克尔·基顿


  Mtime:也许我是错的,但听一位著名电影人(我觉得应该是比利·怀尔德)说,一位导演会一直反复地拍同一种东西,换句话说,一位导演的每部电影都差不多,这是无法避免的。你觉得这是事实吗?


  波顿:嗯,这么说吧,我觉得这不对。你可以得出那样的结论,因为一些导演虽然在拍不同的电影,但确实那些作品看起来有相似之处,像是主题或是画面剪辑什么的。一个人就是他自己,以及他们所知道和感受事物光镜的结合产物。


  我也不例外,因为我早年并不是个电影人,只是做动画的。所以几乎所有我做出的东西都更像我自己,即使那看起来是部大公司制作。是的,我能看到一些特定的东西反复出现在我的作品中,那是因为,很不幸,我一直在想那些东西。


蒂姆波顿聊小飞象:原版政治不正确


爱娃依然美艳


  Mtime:所以在你看来,《小飞象》与你之前的作品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