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制片人,我是真的对恐怖片感兴趣”_1c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作为制片人,我是真的对恐怖片感兴趣”

中国新闻网 2019-10-30 18:33

“作为制片人,我是真的对恐怖片感兴趣”

      时光网讯 也许有点让人吃惊,吉尔莫·德尔·托罗在创造故事方面丝毫没有困难。


      当被问及想象力有多活跃时,这位55岁的获奖导演带着灿烂的笑容惊呼到:“哦,随时随地都在。情况大概会是这样:我可能是独自坐在一家餐厅里,可能看着哪里的什么东西,然后我就开始想’如果我在壁炉架或者桌子上看见一滴血该怎么办?如果那个人开始倒下并意识到中枪了会怎样’然后你就立刻(沿着这些想象)开始往不同的方向去疯狂延伸。如果你有女儿,这样(的想象)就会带来问题,因为如果她们没有如你所说的在12:30按时到达,你就开始想象,‘哦天哪,肯定是发生了事故或者是飞机失事了!’等等。尽管这样想也不会对事情有任何帮助,但其实都一样的,因为当你有了孩子或者可能遇到航班延误的时候,你就会去编造这些故事。无法停止想象故事,这是我的问题所在。”


      被这些丰富的想象所折服,德尔·托罗就会将它们记录下来,回到那些最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想法上,不断提炼和改进以至完善。“有时候我会写在我的笔记本上,最开始的时候我是用笔记本记录的,就是我自己称作真皮笔记本的,就是这个,“他说着便掏出一本小小的、棕色的、用旧了的手掌大小的本子来。“我就写在这上面,有时是左边有时是右边,因为我只是尽可能迅速地记录。然后到了晚上,我就会翻开本子将它们清楚地誊写到更大的本子上。”通常他也会在笔记本上添一些草图,有时候是用电影语言里真实的角度或者镜头来表现的,但更多的时候,这些草图会捕捉到有关于他的想法的某些情绪和感觉。


“作为制片人,我是真的对恐怖片感兴趣”



      多年来依靠挖掘这些深厚的情感积淀,创造出一系列广受欢迎的作品,这些作品跨越不同类型却常常带有一种朦胧的亦或是视觉上大胆的童话魅力的感觉。与阿方索·卡隆和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并称为“墨西哥导演三杰”的德尔·托罗,凭借2017年影片《水形物语》收获了最高级别的影视赞誉。这部浪漫的奇幻寓言故事,讲述了1962年一处绝密的政府设施中,一个谦逊、沉默的清洁女工(莎莉·霍金斯饰演)爱上了一只被捕获的鱼形怪物(道格·琼斯饰演)。这部预算不到2500万美元的电影,意外地在票房上大获全胜(全球票房超过1.95亿美元),该片获得201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而导演德尔·托罗也凭借此片收获了奥斯卡最佳导演以及金球奖。


      然而从那之后,这位亲切的导演兼编剧似乎一直都很放松,他居住在洛杉矶宁静的San Fernando Valley,周边都是上班族以及非娱乐圈人士。在这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似乎都没有看见他的名字和什么新项目有联系,这对于一个刚刚走过事业巅峰的人来说有点不太寻常。不过事实上,他一直忙于幕后工作。长久以来,德尔·托罗作为制作人在背后扶持着像古勒姆·莫拉雷斯(《茱莉娅的眼睛》2010)和若热·R·古铁雷兹(《生命之书》2014)这样的新兴导演。另外他也给予斯蒂文·S·迪奈特《环太平洋:雷霆再起》(2018)必要的帮助,这部影片正是改编自他自己在2013年的科幻怪兽电影《环太平洋》。在这样的位置上,导演将其过去的经验作为指导,并试图将自己和想要培养的人才之间的工作关系厘清。


“作为制片人,我是真的对恐怖片感兴趣”

      “听着,在过去的25年里,我和各式各样的制片人打过交道,最棒的一次是和佩德罗·阿莫多瓦,因为他无条件地支持我,并且非常贴心。” 德尔·托罗最近在洛杉矶与时光网长时间的会谈中这样说道。“而我之前也提到过,但那是一次最糟糕的经历,那是因为《变种DNA》和帝门影业公司。我去找佩德罗,对他说‘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要最终剪辑权,’然后他问我‘什么是最终剪辑?’”这时候,德尔·托罗开怀大笑,而这在和他的任何谈话中都非常常见。对于西班牙出生的阿莫多瓦来说过,导演对于他或她自己想在电影里呈现什么镜头和画面没有最终决策权,这一点是难以置信的。(因为)他对好莱坞电影系统是陌生的,而这个系统经常忽视导演的看法,尤其是一些大预算的大众娱乐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