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_1c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明星 > 正文

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

中国新闻网 2019-09-10 09:32

  时光网特稿 威尼斯电影节闭幕后,巩俐带着新作《兰心大剧院》又马不停蹄的赶赴了多伦多电影节,奖项并不重要,开心的是过程。坚持“除了作品,没有什么可宣传”的巩俐,终于又有了和影迷们面对面的机会。


  在采访中,巩俐难掩对新作的喜爱,“你不看你会遗憾”,“它是对中国女性、对中国电影的致敬,又商业又有讲故事的特殊方式”。


  巩俐说:“我不想浪费时间,做我不喜欢的电影。”她还说“不愿意演重复的角色”,希望有“挑战性”,比如“郎指导”这个角色。


  除了《兰心大剧院》已经定档12月7日上映外,巩俐主演的《中国女排》和参演的《花木兰》都将于明年与观众见面,近些年来鲜有新作的巩俐,似乎正在迎来自己的又一个“全盛期”。


  而在这个“全盛期”到来之前,让我们借此次专访,再来回顾一下这位人称“巩皇”的“最美东方女性”的传奇人生。


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


巩俐携《兰心大剧院》在多伦多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亮相,不变的女皇范儿


征服欧洲三大 拒演"邦女郎"

“即便给我很多钱,我也觉得没意义”


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

《兰心大剧院》是巩俐时隔三年的新作

  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演,已是老生常谈。但对于已经“奔六”的巩俐而言,年龄从来不是问题。她坦言自己从来没因为年龄产生过危机感。相反她坚信“演员没有退休一说,只有你自己不想做”。


  事实上,最近十年来巩俐接戏的速度明显放缓,包括还未公映的《兰心大剧院》,只有五部作品上映。过度追求商业性、娱乐性的电影创作环境,让巩俐很难遇到令她有创作欲望的角色。


  ”我创作一个人物,希望大家能够记住她,我不希望大家看完以后,出了电影院就去谈论吃什么,这是对演员和导演最悲哀的事情,我不希望我拍这样的电影。”为此,巩俐甚至拒绝过007电影中的角色。


  “我比较固执,我喜欢拍戏的过程,结果怎样我不管,我需要的是体验另外一个人的人生,我觉得人物太简单就没什么意思,等于浪费时间,即便给我很多钱,我也觉得没有意义。”


  显然,《兰心大剧院》中的女明星于堇,和《归来》里的冯婉瑜一样,都是巩俐一直在苦苦等待的角色。巩俐在采访中直言自己根本不需要娄烨导演来说服她,她看完剧本就已经被征服了。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巩俐就已经和张艺谋、陈凯歌、孙周等第五代表演的代表人物合作,塑造了许多永留影史的经典女性角色。 


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


《红高粱》里“红色”的九儿


  1988年,《红高粱》的轿帘揭开了年仅22岁的巩俐漫长的银幕表演人生。该片一举斩获了第38届柏林电影节的最佳影片金熊大奖,成为中国电影走向国际的开山之作——“红色”的九儿带领着中国电影在世界影坛红火登场。


  那之后,巩俐和张艺谋合作的《菊豆》(1990)、《大红灯笼高高挂》(1991)、《秋菊打官司》(1992)、《活着》(1994)、《摇啊摇,摇到外婆桥》(1995)接连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巩俐更是凭借《秋菊打官司》中淳朴倔强的农村妇女角色捧得第49届威尼斯电影节的影后奖杯。


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


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


凭借《秋菊打官司》,巩俐捧得第49届威尼斯电影节的影后奖杯


  从《红高粱》到《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巩俐成为那段时期张艺谋所有作品的女主角。对于这段默契无间的合作,巩俐将之形容为“量身定做”,并且毫不掩饰对张艺谋导演的信任和感激,“他给了我很多机会,他的改变,也带动了我的改变。”


巩俐:除了作品我没有什么可以宣传


《霸王别姬》中孤傲的青楼女子菊仙


  1993年,由陈凯歌执导,巩俐与张丰毅、张国荣联袂的《霸王别姬》登顶第46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与《钢琴别恋》并列),为中国电影赢得了首座,也是至今唯一一座金棕榈奖杯。巩俐在片中饰演的青楼女子菊仙为影片增色不少。


标签 专访 巩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