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便宜药材开仁心良方(走近国医大师(26))_1c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选便宜药材开仁心良方(走近国医大师(26))

中国新闻网 2019-10-10 05:21

选便宜药材开仁心良方(走近国医大师(26))

 
 

  人物小传

  雷忠义,第三届“国医大师”。上世纪70年代,雷忠义发现,冠心病、高血压患者呈增多趋势。他下定决心,要以中医药方法治疗心血管疾病。经过十年沉潜,终于制成新药,开启了传统医学筛选防治心血管病药物的新思路。悬壶大半生,经其手而重获新生者,难以计数。而雷忠义在行医过程中展现出的医德更令人感动,在他的言传身教之下,众多学生“知常达变”,在中医领域屡有创新。

  

  早上8点刚过,陕西省中医医院心内科,诊室前已排起长龙。

  66岁的田老伯赶来复诊,排在最前头。3年前,他四处求医,得到同样结论:“换了心脏才能活。”绝望中找到这里,用药10天,病情好转;坚持半年,药到病除。“多亏雷大夫,救了我一命!”他说。

  听见叫号,田老伯敲门而入,但见85岁的雷忠义身着白衣,银发如丝;戴着金边眼镜,精神矍铄。像老友见面,二人热情问候。一番诊治,田老伯拿到新药方,感佩之至。

  于雷忠义而言,这样的“救死扶伤”,每天都在上演。2017年6月,雷忠义获第三届“国医大师”称号。杏林无涯,探索一生。回望往昔岁月,雷忠义不禁感慨:“中医之路上,我刚做了一点点尝试,却忽然发现,已是白发苍苍了。”

  医德高

  仁心铭记一生

  生于陕西合阳的雷忠义自打记事起,有幅画面便印于脑海:关中乡下的老宅里,父亲苦读医书;亲朋偶染风寒,他便背起褡裢,行针把脉。

  父亲曾患结核病,自学医书以自救,后爱上中医。在父亲要求下,年幼的雷忠义研墨执笔,抄写《养生铭》《汤头歌诀》……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父亲常挂嘴边的话像颗种子,在雷忠义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

  1952年,18岁的雷忠义中学毕业,进入陕西省第一卫校,学习现代医学;之后,迈入中医高等学府,走上中医之路。

  “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坚信勤能补拙的雷忠义,读书如饥似渴,“学中医要涉猎广泛、学问扎实;反复揣摩体悟,方有所长。这条路啊,没有捷径可走。”

  1957年,陕南暴发疫情。雷忠义和老师一道,晚上跟着乡民的火把,背上保健箱、针灸包步行数十里,救治危重病人。

  “稻田里,农民兄弟光脚插秧,容易染上钩体病,严重点就会休克、肾衰、肺出血。”每日颠沛的老师也染上疾病,却仍指导雷忠义熬制汤药银翘散,救治乡民。“急性传染病,中医照样能治,对此要有信心。”

  一天晚上,有位妇人抱着儿子,前来求助。原来是小孩调皮,在森林里误食毒蘑菇。老师把完脉,送给妇人藿香、黄连等药材,孩童不久即愈。跟师学艺的雷忠义不禁感慨:“中医医术博大精深,爱人之仁更让人感动。”

  耕耘杏林一甲子,雷忠义将“医者仁心”的教诲,铭记了一生。他曾冒着大风雪,背上几十斤重的老式心电图机,为病危患者诊治;下班后骑着自行车,给卧病在床的患者送药上门……

  “有次回老家,乡亲们听说父亲回来了,纷纷赶来看病,屋里屋外站了一院子。”雷忠义的儿子雷鹏仍记得,月亮爬上了树梢,门外还排着长队。“我睡了一觉起来,父亲还坐得笔直,在油灯下给乡亲把脉。”

  悬壶大半生,如今雷忠义已是耄耋之龄。经其手而重获新生者,难以计数。“长路漫漫,苦修践行。六十寒暑,经典未精。”打开雷忠义的行医札记,一首小诗映入眼帘,“耄耋不已,何惧艰辛。实现梦想,不负此生。”

  研究深

  新药物美价廉

  虽已是85岁高龄,端坐诊室的雷忠义,仍神采奕奕。为保障老先生身体,医院要求门诊只限10个号。但从早上8点开始,现已“拖班”至下午1点。

  “很多病人从外地赶来,雷老都会加号,从来没按时下过班。”值班护士说,老先生很认真,病看得仔细,“每个患者至少得一刻钟”。

  慕名求医者众,只因这里有妙手良方。

  上世纪70年代,敏锐的雷忠义发现,冠心病、高血压患者呈增多趋势。他下定决心,要以中医药之方法,治疗心血管疾病。

  羊红膻,便是挖掘的第一个宝。这种民间草药,又名六月寒、鹅脚板,因有羊膻气味、茎呈红色而得名。在陕北地区,百姓用它来防治幼畜发育迟缓、老畜倦卧等衰老征象,当地民谣有言:“家有羊红膻,老牛老马拴满圈。”